疏杳

在路上

【喻黄】为你

太太好赞,只是好像退圈了

鉴光:

强行谈恋爱的一个文


雷点多求不殴打作者




事情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黄少天的师傅魏琛忽然扔给他一张地图,要黄少天去寻宝。他本不想去,奈何魏琛磨着他,说辞换了好几套,左右都是你要是不去就会悔恨终生。


悔恨终生?黄少天是机会主义者,他可不信这套,机会总是有的,怎么会有失去就无法再拥有的东西?


想着不能太拂魏琛的面子,黄少天才无奈地捧着地图寻宝,心里寻思要不要找个借口,比如宝藏被人提前拱了,要魏琛别惦记着了?


没想到被他说了个准——还真有人和他抢宝。那人呢,就是喻文州。


黄少天是在荒漠那边遇到喻文州的,那时他不耐烦地撅着屁股按地图所指的地点,拿冰雨挖沙子。千年不得一见的神器对自己居然被愚蠢的主人用来挖沙子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一个劲儿抖动,不知道是在挣扎还是委屈得哭到颤抖。总之握着一只抖来抖去的剑挖沙子挖得更慢了。荒漠的天空常年悬着一轮巨日,黄少天恨不能把自己一身被汗水浸湿的盔甲扒下来,然而他有节操,不能裸奔。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挖到两米深的时候,有人忽然在他屁股后面说:“你挖错地方了。”


黄少天正恼火着,本想说你是谁啊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什么,你知道挖哪儿,呵呵别扯淡了好么。


然而一回头发现说话的是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眉目清秀,在这烈日炎炎的荒漠竟然脸上没太多汗。不过介于这位的术士打扮,黄少天也释然了——暗系的术士体质一般都偏凉,自我调节能力也很好。


更何况,对方还有一身很宽大的可以挡光的袍子……


黄少天当即放弃尊严扑到了对方袍子底下:“你好啊借我挡个光,我快热死了你造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对方忽然被他撩袍子,没尖叫着喊有色狼已经是很好的涵养。然而少年一脸懵逼地任他钻进去,这时黄少天已经在惊叹了:“哇塞,原来你们术士在袍子里穿的内衬是白色的!我一直以为是黑色的!”


喻文州:“……”


怎么感觉像被人看了内裤,那人还在感慨:原来你内裤不是黑色的啊。


喻文州心想,你特么怎么不说以为我内裤带蕾丝还是豹纹啊?!


黄少天猫在凉快的袍子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你也在寻宝啊?”


“是的。”喻文州说。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魏老大要是真有一张独一无二的寻宝图,他早就自己出去寻宝发财了。怎么会让我去找!”


喻文州:“……”


 


为了方便行走,喻文州只好把袍子脱下来,一起罩在两个人身上。也免得黄少天钻在他袍子里的情景远看太像他怀孕了,而且还是快生了那种。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说,“刚拿到术士资格证不久,寻宝图是我无意间找到的。”


黄少天费力地把自己的寻宝图拿出来和喻文州的进行对比,他本以为这是两张一模一样的地图,但出人意料,这两张地图正好拼成了一整张。


两张地图的连接处正式象征着荒漠的黄色区域,被特别标记出的红点正好撕成了两半,所以喻文州和黄少天才都能找到荒漠里来。


黄少天正想感慨一下世界真奇妙,忽然发现地图衔接处渐渐发出了柔和的银色光芒,然后在两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两张薄薄的牛皮纸地图就像一只被人截断后重新长在一起的蚯蚓,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张纸。


“卧槽黑科技啊?”黄少天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愕然地把地图拎起来,正面看完又看反面,“真的一点痕迹都看不出啊!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技巧?太可怕了要是能推广这种技术,撕完魏老大布置的作业纸就还会长出来……我靠根本没法愉快地玩耍了啊!”


“我想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喻文州也不敢相信地把牛皮纸抖了几下,喃喃道,“历史上从没有这种记载……变型术法中五大例外之一:破损即是死亡,永不可修复……”


“哦那太好了。”黄少天松了口气,“别管这邪乎的玩意了。”


喻文州想了会儿,没想通,便放弃了:“再说吧。既然地图已经合二为一了……并且有个伴会更加安全,我们就一起走吧?”


黄少天侧过脸去看,袍子下喻文州的神情不太清晰,但眼睛还是黑亮的。黄少天的师傅魏琛也是个术士,魏琛曾跟他说术士性格多不坦率,不可轻易建立约定,尤其是守护终身的契约。


然后被黄少天吐槽,魏老大你就不要给自己是条单身狗找借口了。


被魏琛追着打的途中,黄少天还是听到魏琛气咻咻地说,守护终身的契约,其实已经失传很多年了。再后来魏琛告诉他,无论什么约定,必须思考再三才可以和术士建立。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虽然除了这双眼睛很好看也没看出别的,但他莫名觉得自己可以信任这个人。


但是……“要按我们剑客的法则来约定。”黄少天冷静地说。


喻文州惊讶于对方的不卑不亢,点了点头。


黄少天拿出冰雨,没等喻文州阻止,用锋利的剑刃在自己的手背上划出一个漂亮的六芒星。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喻文州惊讶地发现血珠从黄少天的皮肤里浮出,一颗颗悬在空中,组成了一个流动的六芒星。在阳光下殷红的血串像一朵美丽的玫瑰。然后玫瑰忽然径直向喻文州飞去,好像要给喻文州戴上。喻文州不禁闭了一下眼,他猛然觉得额头一热,黄少天的血在他眉心游走流动,他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这一路上,相扶相持,相助相依。”耳边黄少天的声音不断放大,直到霸占了全部的脑海,穿透力强大如战时的号角,“永不抛弃,永不背叛。直至死亡把我们分开。”


喻文州感觉自己站在一片温暖的草原上,他眼前一片黑暗,但能听见声音——风声,还有草木摇曳的沙沙声。他明明看不见,却“看到”黄少天单手按胸,闭着眼睛表情虔诚。


睁眼的时候,黄少天得意地看着他笑:“怎么样?我们剑客的契约是不是很厉害?”


喻文州点了点头,又皱起眉:“我没想到是这么郑重的契约……少天,你们剑客签订契约很随便吗?”


话一出口喻文州就发觉不对,这说话的口吻似乎很奇怪啊,怎么那么像吃醋的女生问自己男朋友,你们男人看女生大腿很常见吗?


“当然不是啦。”黄少天笑容灿烂地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但我不是撩了你……袍子吗?当然要负责啊!”


喻文州:“……”


 


地图合并起来之后,黄少天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原先挖的地方确实不对。他们走了一段,在另一个沙丘下挖到了一个严严实实的铁盒子。打开以后他们两人同时大失所望——竟然里面只有一根草!


“这就是这一级的关键法宝?”黄少天拈起那根干枯的深绿色草失望极了,“还以为是什么法宝呢!就这么根破草!连吃都不能吃!我很难过啊!”


“呃……”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应该对下面是有用的吧。我们先过去再说。”


走出荒漠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把外袍套了回去。


黄少天一脸兴奋地在荒漠尽头的小镇地跑来跑去,一会儿工夫已经买了一大堆点心,什么糖葫芦酒酿圆子鲜花饼桂花糕……


这是个静谧的小镇,正是夜市,小孩子拽着伙伴和兄弟姐妹的衣角跑来跑去。大人们凑在一起聊着荣耀大陆的八卦,偶有人互相比拼格斗。比得不是力量,多是些花哨的小把戏,大家看一看花头也是其乐融融。


黄少天跑得太快,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孩子。喻文州看到小姑娘被摔痛,嘴一瘪就要哭。黄少天大概是怕把那家大人招过来,连忙手忙脚乱地把糖人塞进小女孩嘴里,塞完哄好了小姑娘,自己又露出了肉痛的表情。


喻文州不禁露出笑意。他在此之前见过钻他袍子胡搅蛮缠却也可爱的黄少天,见过签订契约时气势磅礴神情郑重的黄少天,但惟独觉得此刻盯着糖人竹签肉痛的黄少天最为真实。


这时候黄少天一扭头看到了喻文州,露出欣喜的表情向他跑过去。


看到那张雀跃的脸,喻文州却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只见黄少天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表情真诚:“喻文州我们签订了契约是吧?”


“是啊……”


“那我有困难你帮不帮?”


“……帮。”


“太好了我现在手里放不下这些东西!”黄少天一股脑把点心塞进喻文州怀里,“借你的袍子兜一下啊!谢谢啦!”


喻文州:“……好。”


果然是想多了,喻文州面无表情地任自己的袍子被染上桂花,红糖和葡萄干的味道。


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对自己的袍子……充满觊觎的黄少天。


 


他们在宁静的小镇住了一晚,第二天穿过小镇来到了冰霜森林。


这是个适合暗系术士发挥的地方,黄少天从进入森林的那一刻就满脸焦躁不安。喻文州倒是镇定自若地从袍子里拿出一个古铜色的罗盘,银色的指针慢悠悠地转了几圈,停在了一个方向。


“喻文州你还真是准备齐全啊!”黄少天感叹,“我就拿了一把剑就出来寻宝了……人比人,气死人。”


是啊……虽然这个罗盘现在是桂花红糖味的……喻文州默不作声,表情小S冷漠脸。


他们在森林里根据罗盘所指走了一段。这里静得奇怪,连风也没有,只有两人踩在树叶上的簌簌声。


黄少天渐渐露出了警惕的表情:“这里有古怪。”


喻文州正想点头表示同意,忽然从他们前方传来了破风声,呼啸着席卷而来!风声尖锐得仿佛经过了极致的压缩,喻文州本来就在警戒,此刻立刻反应了过来。他一挥法杖,一扇黑色的大门在两人面前轰然而开,浓郁的黑气从中喷涌出来。只见什么东西来不及刹车,嗖地冲进了大门。大门狠狠地紧闭,发出了野兽咀嚼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卧槽那是什么玩意!”黄少天目瞪口呆,“太快了……我就看清了它身上有黑色的条纹……这还是我第一次遇见看不清的东西!”


喻文州心想你不知道很多人根本连条纹都看不清:“那是暗夜豹,速度确实很快。是目前世界上最快的陆地动物之一。”


“之一?”黄少天很颜艺地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对,之一。”喻文州冷酷地说。


 


他们往前走了一段,还是没有任何其他生灵出现,植被长势阴森森的,天空低沉。虽然黄少天和喻文州都不害怕,但他们的心情确实不太好了。


“按地图看这是倒数第二关。”喻文州说,“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没错。倒数第二关就这么难不科学!”黄少天双手握拳表情严肃。


喻文州:“……不,我的意思是……呃,冰霜森林很大,这只是一部分区域。按记载冰霜森林的动物种类应该很多。可我们刚刚只看到了一只豹子。”


“而且这豹子虽然速度很快,但是一招就被你秒了。”黄少天一脸鄙夷,“真是辣鸡。”


“所以才奇怪……”喻文州沉思,“其他动物呢?”


“那么辣鸡的豹子吃了其他动物?”黄少天摇头。


“那就是……”喻文州的瞳孔忽然放大,“麻烦了……跑!”


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压过来,阴郁的黑丝层层叠叠连结成网,把他们虫蛹般包裹。这远比刚才暗夜豹身上的气息要压抑百倍!


“卧槽什么鬼!”黄少天惊叫。


喻文州没来得及解释,只见冰雨唰地出鞘。黑丝袜一样细密的网状术法,正中央却怒放着冰蓝色的亮光。黄少天在一片光芒中闭着眼睛,额发在风中鼓动,他的气息层层攀高,如同巨翼的鸟儿扶摇而上,直至青云!


他是压抑中唯一的盛放,他是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而喻文州也只是望了满溢光芒的冰雨和黄少天一样,这片寂静的区域忽然回荡起吟诵声,起初很轻,而后愈来愈响,如同洪钟齐鸣。喻文州的嘴唇翕动,眼神专注地凝聚在网状术法的正中央。吟诵声忽而拔高,一个暗蓝色的六芒星旋转着,缓缓落在最中央的术法上。


世界有一瞬间的寂静,而后层层缠绕的网结剧烈地颤动,黑气立刻顺着网路飞速流去,想弥补中央的术法。


可是黄少天的剑到了。


裹着寒气和光芒的长剑直直劈下,握剑的黄少天状似轻松,挑着缕缕黑气挽了个剑花。


喻文州还在吟诵。他以前不是没看过其他剑客挽剑花,但那都是花头,从未有人真的在实战中挽了一朵剑花——何况是那么柔美那么凌厉的花。


于是喻文州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正是那一下被许多人称为“鸡肋”的招式,崩断了黑网,并且那网正按着黄少天剑尖游走的轨迹缓缓龟裂。


那是打算套住猎物瓮中捉鳖的网,而现在……网破了。


喻文州再一扭头,看见黄少天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厉害吧厉害吧?”


“厉害。”喻文州笑着答。


等黑网彻底褪去,喻文州才把刚才的话说完:“如果不是那只暗夜豹吃了其他动物,只能是那豹子正被什么东西追杀。我想,应该就是这张网了。”


“这网是大BOSS?”黄少天一脸怀疑地踢了踢萎靡在地上瑟瑟抖着的网。


“这是一种植物的网,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植物。而且显然它有智慧。”喻文州说,“根据地图来看,我们正在暗夜森林的正中央。甚至可以说它是这座森林的主人。”


“主人?”黄少天撇嘴,“一点都不经打。我们俩一打就挂了。”


喻文州沉默着……你以为那么容易啊?面对彻底生长在暗系环境中几千百年的植物,纯暗系术士是没法用术法压过它的啊。纯光系也铁定吃亏。只有暗系和光系合作,再加上冰雨和灭神的诅咒这种神器才解决的。


但是他看到黄少天那张眉飞色舞的脸,忽然也说不出什么驳他兴致的话来。只是觉得黄少天骄傲的时候整个人都闪闪发光,连带着心里也柔软下来。


这一刻黄少天的许多张面庞浮现,有他与自己缩在袍子下时猫一般舒服的神情,有他出言调侃时揶揄的目光,他吃完糖葫芦的时候黏在嘴角的麦芽糖,他哄小女孩时温柔的小心翼翼,他炫耀自己剑术时满脸得意,他拔剑那一刻凛然坚毅的眸子。


最后许许多多张熟悉的脸化为一道道冰蓝色的光芒,流星般拖着闪亮的尾巴,直直坠入喻文州的心脏。


“嗯,确实不经打。”喻文州听到了自己温和带笑的声音,“少天最厉害。”


黄少天一愣,随即不太自然地转了下头,一脚踢在“网”上:“喂,地图上最后一关没有显示出来。说明这里就是最后一关,那个不经打的谁,知道宝物在哪儿就说一声!不然我把你带回去交待给魏老大……嘿嘿,说不定魏老大会把你当柴火烧了过冬哦!”


不,听说过曾第一术士作风的喻文州默然,魏琛只会把这百年藤蔓拿去拍卖行。


“嘤——!”黑色的藤蔓抖得更厉害了,发出了婴儿哭泣般的悲音。如果它有一张脸,脸上的表情必定是“宝宝好怕。”


哆哆嗦嗦的藤蔓用它极少完好的末端之一委屈地指了指地下。


“地下吗?”喻文州把耳朵贴上去,手在泥土上拍了几下,表情慢慢凝重,“确实底下是空的。”


“怎么下去?”黄少天把蠢蠢欲动冰雨拔出来,“要不要我一剑刨了这里?”


“等……”喻文州急忙说。


然而没来得及,冰雨已经劈在地面上,瞬间光芒大作。


喻文州听到自己脚下泥土松动的声音,随后……


“啊——!!!”


他们坠入黑暗时,喻文州闭着眼睛,但他找到了黄少天的位置。


他知道若是睁开眼睛黄少天的方位便一览无余,因为他手里握着冰雨。


但那不是作弊吗。


喻文州想,在未来的许多岁月里,他要随时随地都能找到黄少天。不管黄少天是否需要他,他应该始终站在黄少天身边。


所以喻文州伸出手,他感受到了前方有温暖的气息。


他终于握住了黄少天柔软的手。那双手因为练剑有着茧子,那双手签订契约时按住心口,那双手还……把桂花糕的粉末蹭在他袍子上。


黄少天清晰的视野里,闭着眼睛的喻文州终于微笑起来。


黄少天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然后他也闭上眼睛。一切陷入黑暗,唯有手心的温度真实可及。


寂静中他亲口许下的诺言一遍遍回荡。


一路上,相扶相持,相助相依。永不抛弃,永不背叛。


黄少天愤愤地心说,失策啊失策,明明是我先撩的袍子,怎么现在就变成被撩的了呢?一定要把尊严夺回来!


 


落地之后喻文州松开了黄少天的手,两人向四周看去。只见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封闭空间,一点光源都没有。若不是黄少天的冰雨在发光,那就真的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小洞穴的正中央有一个平台,黄少天立刻冲过去,然而平台上什么都没出现。


“宝物呢?”黄少天敲了敲台子,“什么情况啊?”


“少天……”喻文州示意他,“你看后面。”


“我刚刚把我们先前拿到的草放在了平台上,然后就出现了这个。”


黄少天扭头,只见被光亮照出的背后墙面上显示出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简陋的图画。一笔一画虽然简单得像小孩子画的,但是可以看出这是由一把剑或者其他利刃深深刻下的。刻下这些文字和图画的人应该用了很大的力气,并把这里密封在地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发现这里的后人还能看清这些引导。


“喻文州你快点看啊,宝物的线索肯定就在里面!”


黄少天像举火把一样把冰雨举着靠在墙上,喻文州凝神思索这些文字图画的意思之时,黄少天伸手轻轻抚摸刻下的痕迹。


他虽看不懂古文字,但也可看出刻字的前人多么用心,需要多高深的技术才可每一笔都掌控在差不多的深度。


到底是什么宝物,值得这位前辈这么郑重地把它隔着时光交到后人手上呢?


肯定不是普通财物了,该是很难得很珍重的东西。


“我知道这是什么了。”喻文州忽然说。


“什么?”黄少天兴奋起来。


喻文州缓缓说道:“这是签订终身契约的仪式流程。”


“终身契约?”黄少天震惊了,“不是已经失传很多年了吗?!”


“没错。”喻文州仰头看着满墙黯淡的刻痕,它印刻着这片大陆的历史,印刻着人们曾彼此爱护彼此信任的时代。


然而这位前辈意识到了人们终将因为彼此的不同产生误解和怀疑,他预料到了终身守护契约的慢慢失传——所以他刻下最古老最亲密的誓言,封印在了深深的地下。


前辈在流程的最后写道……


“人们终将重新尊重彼此,信任彼此,爱上彼此。”喻文州轻声说,“人们不断犯错,但正因他们不吝于改正,不吝于爱……这个种族才能千代万代地繁衍下去,生生不息。”


“人们需要终身守护契约。总有一天他们会意识到,契约没有把他们不公平地绑死,而是给了他们另一个人全部的爱,勇气和希望。”


“所以我希望它能被后人发现,并重新公之于众。第一对因为我留下的流程而结缔的契约者……我祝福你们,我希望你们能永远相伴。”


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陷入了沉默。


黄少天轻轻抚摸着粗糙的墙面。他想象着几千年前,有人在这里刻下对世界最真挚的热爱,对人性最温柔的期盼。


“那还等什么?”黄少天挑眉看着喻文州,“我们来啊。”


喻文州忽然笑出声,在这片狭小又安静的空间分外清晰。


黄少天也忍不住笑起来:“喂,不来我走了啊?”


“来。”喻文州严肃地点了点头。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壁,顿了一会儿,然后伸出一只手,贴在黄少天的心口,并示意对方效仿。


黄少天小心地伸手抚上喻文州的胸口,他感受到了对方心跳的有力和温暖。而且对方的心率正在加快,黄少天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


完全忘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也暴露在对方掌下。


喻文州笑笑,另一只手拿出法杖,他念了一句晦涩的语句,随后深蓝色的光芒萤火虫一般腾起,一团团光悠悠地晃了几圈,而后慢慢飘到了一旁冰雨附近。许许多多的光团涌出来,包裹着冰雨,而后慢慢融了进去。


见到这一幕不仅是黄少天,喻文州也很惊讶。因为实际上任何武器,哪怕是同系的,都无法进行任何相融,所以荣耀大陆上普遍认知是武器无法合作,它们独立共存,行使各自的职责。


但眼前这一幕很显然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冰雨吸收了灭神的诅咒深蓝色的光芒,不仅光芒没有变暗,反而夺目了几分。


黄少天正目瞪口呆的时候,喻文州说:“少天,我念一句,你就念一句相同的话。”


没等黄少天说话,喻文州轻声说:“我们签订终身契约。”


“我们签订终身契约。”


“在一生中,我们尊重彼此。”


“在一生中,我们尊重彼此。”


“我们信任彼此。”


“我们信任彼此。”


“我们爱着彼此。”


“我们爱着……咳,彼此。”


“直至时光的尽头,永不分离。”


“直至时光的尽头,永不分离。”


“好了,现在你可以亲我了。”喻文州眨眨眼。


“啥?!”黄少天手一抖,怀疑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有这个流程吗?”


“有的。”喻文州诚恳地点头。


黄少天不吃这一套:“骗人!”


“好吧好吧我骗你的。”喻文州无奈地点点头,“接下来的流程应该是双方各自许出自己的诺言。”


“你许吧。”黄少天挑着眉毛。


“咳。”喻文州咳嗽了一声,“等一下啊。”


“说吧!”黄少天迫不及待。


喻文州露出了纠结的神情:“哎呀我忘了,让我想一想。”


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笑,俯身贴上对方的额头,他认真地看进那双明亮的,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眼睛。


“为你,千千万万遍。”


fin.

评论

热度(158)

  1. 疏杳鉴光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好赞,只是好像退圈了